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湿常识 > 正文
WHO 标准可作为男性骨质疏松的诊断标准
文章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6-16

  骨质疏松症在老年人这一群体是很常见的。随着医学的发展人们也越来越重视骨质疏松症,但是,在目前看来,诊断骨质疏松症有多个标准,而依据不同的诊断标准对骨质疏松的男性比例存在很大的差异。因此,统一一个诊断标准很重要。

  2014年7月,发表在《BMJ》上的一项研究引起了医学界的重视,并且通过WTO的标准鉴别出患有骨质疏松症的男性中占到了百分之二的研究群体,在10年的随访中,实际观察到的估值率最高,其超过了FRAS的骨折预测概率。因此,就有人提出WTO标准应作为男性骨质疏松的诊断标准。那么,其标准是什么呢?

  实验过程中,先将5880名没有经受药物治疗的65岁以及同一社区的男性分成了4组,然后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来定义骨质疏松症,根据国家骨质疏松症基金会也就是NOF,定义而没有使用WHO标准的骨质疏松症,没有骨质疏松症却有高骨折风险,意思是就是处于或超过美国所推荐的NOF衍生的FRAX干预阈值,没有骨质疏松症同时伴有较低的骨折风险,也就是说低于美国推荐的NOF衍生的FRAX干预阈值。其实验的目的就在于根据不同的诊断标准对适合药物预防骨折的男性的增量效果进行量化,并且检测根据这些标准定义不同的类型的男性骨折概率的差异。

  这是根据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的横断面和纵向分析来研究的,设置在美国男性中心骨质疏松骨折研究。

  试验后的结果显示:使用WTO的标准来诊断,有130人具有骨质疏松,而使用NOF的标准,又额外有422人具有骨质疏松症,但是应用NOF衍生的FRAX干预阈值导致936人被诊断为无骨质疏松但是存在高度骨折的风险,使得潜在符合药物治疗的男性总比例增加到了百分之二十五。

  结果看来,骨折疏松症定义的选择和使用NOF衍生的FRAS干预阈值对需要药物治疗来预防骨折的老年男性的比例具有重要影响。但是通过WTO的标准来鉴别出的骨质疏松症的男性经实际的随访观察到的准确率是最高的。所以将WHO标准作为男性骨质疏松的诊断标准是有事实依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