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湿症状 > 正文
【骨伤科名医专访】虚证引起的肩腰腿痛要从五脏论治
文章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12-23

  冬天是颈肩腰腿痛多发季节,五十岁以上中老年人是发病的主要人群。这个年龄段的中老年人身体开始走下坡路,由于肝肾亏虚,元气不足,气血在经络中运行不畅,从而产生相应部位的疼痛。

  这类病往往没有外伤史,是由虚证引起,虽然痛在颈肩腰腿,病根却在内脏,与一般的骨伤疾病不同,治疗上需要用中医内科知识辨证施治。如果还有其他症状,也要一并调理。如果晚上睡不着,就要先解决睡觉问题;舌苔白腻,饭吃不下,大便解不出,就要先解决胃肠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光是采用针灸、推拿或消炎止痛等方法,效果往往差强人意。

  治病如种田,土壤肥沃,才能长出好庄稼

  针灸、推拿、消炎止痛治标不治本

  虚证引起的颈肩腰腿痛病根在内脏

  反复发作的颈肩腰腿痛往往肝肾俱亏。中医认为“肝主筋,肾主骨”。肝脏如同化工厂,食物进入人体后通过肝脏解毒生化,把有用的气血供给关节和经络补充营养,经络营养充足了,关节就能活动自如。肾脏就像污水处理池,肾主二便,把人体的污水排出体外。

  若是肾气不足,则会出现头发早白,脱落,耳鸣,牙齿松动,骨质增生,骨质疏松等症;肾气虚还会引起脊柱周围的韧带经络、肌腱松弛,从而导致椎体滑移、椎间盘突出、椎间盘膨出等症状,最后表现出来的就是颈肩腰腿痛。

  治疗要从五脏论治

  创伤性的骨伤病属于急症、实证,用针灸、推拿或消炎止痛等方法治疗效果比较好,但虚证引起的颈肩腰腿痛就一定要从身体内部找原因。治疗这类疾病我是从五脏论治,采取中西医结合、以中医为主的方法。

  萧山有个姓陈的病人每到冬天颈椎病就会犯,颈背部疼痛难忍,看过很多地方都没有改善,经人介绍找到我。她长期睡眠不好,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是典型的肾虚表现,心肾不交,所以需要补心益肾。

  她背部的疼痛是因睡眠不好、肺气不通引起的胸痹,治疗需要用薤白、延胡索通阳散结、活血通经,再加黄芪、党参补气益血;如果有大便不畅的症状,还要加瓜蒌仁润肠通便。这个方子是我从中医内科大家戴会喜那里学来的经验方,经常用在虚证引起的颈肩腰腿痛的治疗当中。

  这个病人还有高血压、冠心病,最近三个月左手中指经常麻木,是血脂高的表现。她今年才53岁,去年月经刚刚才停,血压高应该还有更年期内分泌失调的原因。但不管是不是更年期问题,只要抓住心肾不交这个要害,把睡眠问题解决好,颈背痛、血压血脂高、手指麻木等一系列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人的健康离不开健康的饮食和充足的睡眠,只要能够吃好睡好,体质增强,疼痛就会慢慢转好。

  用中药治疗虚证引起的颈肩腰腿痛可以达到补肝益肾、培补元气、通经活血的目的,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肝肾气血充足,元气旺盛,骨骼经络得到充足的气血营养,运行畅通,腰腿自然也就不痛了。

  不少患者认为疼痛症状消失就说明已经治愈,可以停药了,这种观念是不对的。症状缓解只能说明治疗方案是正确的,但并不代表治愈了。治病就像种田,肥料下得足,土壤肥沃,才能长出好庄稼。

  在我这里治疗的腰腿痛患者,一个疗程需要内服中药30包,轻者一个疗程就能治愈,严重点的患者则需要2~3个疗程。

  几年前,龙游的一位患者来找我看病。她患有严重的腰腿痛,晚上痛得经常整夜失眠,甚至翻身都很困难,不能下床站立,第一次看病是由家人抬着过来的。经过CT诊断,该患者腰3—腰4,腰4—腰5,腰5—骶1椎间盘突出,是一体多个椎间盘突出,属于严重的肾气亏损型。我为她开了补肝肾、通经、活血为主的中药,15天后她虽然腰腿还是有点痛,但是可以下床作短距离步行,前后总共吃了60天左右中药就能下地干轻活了。

  年轻人也有得这种毛病的

  如今的年轻人工作压力普遍过大,由于作息不规律,长期熬夜,超负荷工作,引起体质下降,使得颈肩腰腿痛的发病日趋年轻化。

  我这里有个病人,是公司白领,在我这里治疗后效果很不错。他还不到40岁,长期颈腰疼痛,还伴有胃炎,吃饭后常常感觉左下腹疼痛,畏寒怕冷,从小就经常有口腔溃疡。

  中医讲究辨证施治。这个病人的颈腰疼痛是由先天性的免疫功能低下引起的,而且正是因为免疫功能差,才经常有口腔溃疡。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常会感冒,每感冒一次体质就会变差一点,全身营养状况也随之变差,时间长了气血就会不足。即使在短期内用针灸、推拿等方法使颈腰部的疼痛缓解,以后也会复发,所以要用中药治本。我用黄芪增加他的免疫功能,同时管牢他的脾胃,以保证药物的充分吸收。现在他服药两个多月了,疼痛有了很大缓解。

  最近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拿着我的名片过来,指名要找我看病,说是颈椎痛。他家住三墩,因为朋友在我这里看病,效果很不错,也来找我看。我一看,他的病可不轻,除了颈椎痛,还有一侧头痛,舌头一边厚一边薄,一侧发麻,舒张压达到100。我当即在病历上写了处理意见,一预防中风,二建议他到当地三级医院住院治疗。

  中医认为舌为心之官,他生活习惯不好,喜欢喝酒吃肉,晚上常熬夜,因为心气不通,所以舌头麻木,是中风的先兆。我给开了扩血管和安神的药,建议他卧床休息,清淡饮食。如果他的生活习惯不改变,任其发展下去,就不仅仅是颈椎痛那么简单了。

  我的骨伤科经验传承名医

  我治疗骨科病的经验传承于江西著名骨伤科专家、国家级名老中医叶桢。我从1963年开始跟他学习中医骨伤病的治疗方法,当时我才23岁,经过面试进入江西省弋阳县人民医院,成为叶桢的徒弟。

  当时叶桢老师带了四个徒弟,我是学得最好的。我对医古文的理解很到位,记性也非常好,别人背医书需要三个月,我一个半月就能背下来。我技术学得也很快,比如说治疗下巴脱臼,别人两年才能学会,我半年就会了。当然我也付出了比常人更大的努力。

  那时我经常到卫校用人体的骨骼模型来练习,如果做不好就回来请教老师。有一天早晨,因为天冷的缘故,一个在医院附近工地上干活的泥工下巴脱臼了,到医院来求治。当时叶桢老师碰巧有事走开,我就和其他三个学徒轮流试着为病人复位,最后只有我成功了。

  叶桢老师是纯粹的骨科,他教给我骨伤科疾病的三步治疗法:第一,头三个星期内消炎、消肿、止痛;第二,三个星期后内服通经、活血的中药;第三,一百天以后以调补肝肾为主。

  作为一名骨伤科医生,不仅要学会煎膏药、针灸、推拿,还要懂内科知识,会开中药,在骨伤病的治疗中,每阶段药物所起的作用都是不同的。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对于急症、实证引起的颈肩腰腿痛越早治疗效果越好,发病3个月以内是治疗的黄金期,可用骨伤药治疗,但是超过一百天就没有效果了。这个时候因为气血耗损,五脏六腑都出现虚象,所用要用补的方法;前面跌打药吃得太多,这一阶段就要采取扶正为主的治疗方法。最后还要根据病人的睡觉、吃饭等情况对症治疗。

  看骨伤病一定要有内科知识

  叶桢老师给我的启蒙很好,使我认识到中医内科知识对骨伤科疾病治疗的重要性,在以后的临床实践中我发现有很多颈肩腰腿痛是由五脏六腑虚证引起的,需要用中医内科的知识辨证施治。作为随军家属,我从年轻时起就辗转于江西、江苏、安徽等地的多家医院,50岁时才调回老家龙游,每到一处,我都很注重内科临床经验的积累。

  在江苏泗洪的时候,医院里有一个老中医很擅长内科,那时针灸、中医、推拿三个科室是连在一起的,为了能跟老中医学内科,我主动要求星期天做针灸,其余时间都坐在老中医旁边边干边学,到后来我骨伤科能看,中医内科也能看。

  在江西永修的时候,我跟中医内科大家戴会喜也学到了很多内科方面的诊疗经验。戴会喜那时是全国中医理事会的理事,很会写文章,曾执教于江西中医学院以及南京中医学院师训班,血汗同源的理论就是他提出来的,后来也被评为国家级名老中医。当时我们都在一个办公室里看病,没有病人的时候,我就跑到戴会喜的桌子旁听他怎么诊病,或者帮他抄方。

  后来我调到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因为擅长骨伤病的治疗,被安排到西医外科。医院为了培养我,还送我去蚌埠医学院读了三年书,系统学习了西医的相关理论。就这样,我的骨伤病治疗水平突飞猛进。之后我一直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骨伤疾病,在用中药内服的同时,为加快骨头愈合,也会给病人补钙,西医的点状植皮等技术也是我的拿手活。

  西医对骨伤科疾病往往采取手术疗法,以骨折为例,常常要用铆钉固定骨头,伤口创面大,愈合时间长,还会留下伤疤;而中医治疗不用动手术,采用手法复位的方法,让骨头自己长好,创伤小,愈合快,很受病人欢迎。当时蚌埠市的一位老干部股骨颈骨折,不愿动手术,我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给他治疗,两个月他的脚就能提起来,三个月就可以下床行走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我参加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队,远赴地震现场救治伤员,并担任“技术研究专家小组”的成员,成功治愈了一批骨伤病人和神经挤压及高位截瘫病人。

  临床50多年来,我辗转多地医院,诊疗水平也在不断提高。1990年我调回龙游时,还学会了脑外伤的抢救方法。在学习新知识的同时,我也喜欢自己摸索,经常随访疑难危重病人,询问病人服药后的反应,这样以后在碰到类似病证时,就知道如何才能更好地治疗。